树瑶风树瑶风树瑶风

爱你与来的刚刚好第4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爱你与来的刚刚好第4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光是参观酒店梁言和齐萱就花了一上午,到了饭点,她们去酒店的自助餐厅实打实地吃了顿海鲜大餐,这顿饭梁言吃得是心满胃足,酒店的各种豪华装修高档配置还有到位的服务在她这个实用主义者眼里远不如星级厨师亲自烹饪的一份鲍鱼捞饭来得有诱惑力。

饭后,齐萱还不消停,她是抱着用短短两天的时间把酒店里所有的项目都体验一遍的决心住进来的,梁言无法,只好腆着个大肚子陪她一起去酒店的KTV、高层的无边泳池和桑拿房等场所消磨下午的时间。

唱K游泳蒸桑拿,在闲暇时单单做一件可以说是放松身心,要是滚轴做那就是对身心的一种折磨,梁言在桑拿房发了汗出来后就觉得浑身酥软,只想倒头睡一觉,齐萱兴致不减还想去找个按摩师给自己按按,她见梁言累了,倒是没勉强她,把房卡一递,让她先回房里休息。

梁言回到房间开了空调,率性地往其中一张床上一趴,掏出手机给蒋蓉教授发了条微信,等了几分钟也没收到回复,她叹口气,翻了个身把被子一裹,闭上眼嗅着房内的香薰味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今天玩得太累还是酒店的床更舒服的原因,梁言睡得极沉,直到边上的手机铃声不肯罢休地响了好几遍她才悠悠转醒,迷迷糊糊地接听。

"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电话。"齐萱嘟囔了句。

梁言含糊地应了声。

齐萱惊讶道:"你不会睡到现在吧?"

"哦。"

梁言揉揉眼睛,她睡前没拉上窗帘,一觉醒来,外面风景已变,远处灯火绚烂。

"已经晚了啊。"

齐萱无语片刻,忍不住吐槽道:"真是睡神在世,猪啊你,难得能住这么好的酒店,你都不知道好好把握机会。"

梁言还有点迷瞪,没听明白齐萱说的话:"把握什么机会?"

"认识青年才俊的机会。"齐萱恨铁不成钢,压低声音忿忿道,"赶紧起来梳洗打扮,半小时后顶层西餐厅见。"

齐萱叮嘱道:"记得化妆……你带裙子了吗?"

梁言觉得莫名其妙:"没有。"

"我行李箱里有条连衣裙,鹅黄色的,你穿那条,把自己捯饬好看点,记得啊,半小时,别迟到。"

梁言还没来得及再问,齐萱利索地就挂断了电话,整得她一头雾水。

吃个饭还要这么隆重?

她移开手机瞄了眼屏幕,时至七点,想到齐萱刚说的话,她不敢磨蹭,爬起来开了灯就往洗漱间跑。

洗了脸,梁言遵循齐萱的吩咐,从她的小行李箱里找出了那条鹅黄色的裙子,裙子是泡泡袖连衣短裙,一字领,领口还缀着蕾丝边,设计青春又有点小性感。

幼师这个职业对形象有严格的要求,不能染发做指甲化浓妆不说,上班时还不能穿得太暴露,就是无袖都不行,裙子必须要过膝,像现在她手上这样的连衣短裙就是高压线,穿了就是"没师德",园长指定是要批评的。

大学时梁言和其他女孩子一样也喜欢打扮得美美的,短裙短裤常穿,专业老师虽然会管但并没抓得那么严,更多时候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后来实习毕业去了幼儿园,着装方面不再能那么无拘无束,为了工作她不得不"从良",买衣服时也会以幼儿园能允许的标准来挑,久而久之穿衣风格就固定了。

梁言换上裙子后抻了抻裙摆,走到镜子前左右看了看,齐萱的身材和她差不多,裙子还挺合身,就是胸口有点紧。

她已经很久没穿过这种款式的裙子了,看着镜中的自己难免有些别扭,她适应了会儿倒不排斥,本想着就是吃个饭,换了衣服弄下头发就行,转头又想起齐萱刚叮嘱的话,犹豫了下,还是拿出化妆包化了个淡妆。

眼看半小时时间快到了,梁言匆匆出门,按了电梯后就站在门前,借着电梯门做镜子最后审视了下自己。

她拿尾指拨弄了下自己的刘海,这时电梯到了,门一开,电梯里有个人,梁言抬眼,看到那人时有些意外。

陈之和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梁言来,但见她一脸讶然,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情绪分明,很清晰的显示着碰着不太熟的人时要不要主动打招呼的纠结,为此他难免多看了她一眼,这才认出人来。

"嘉玥的老师?"陈之和有些不确定。

梁言本来还怕自己打了招呼对方认不出她来会很尴尬,正想装作不认识应付过去,没成想对方先打了招呼。

她一个激灵,忙不迭地应道:"是的是的。"

陈之和再次打量了下她,今天的"新老师"和昨天不太一样,可能是衣着和妆发的缘故,虽然她脸上仍是稚气未脱,但看上去相对成熟了些。

电梯门要自动关上,陈之和用手挡了下,梁言反应过来忙走进电梯,嘴上不忘道谢。

她抬手要按楼层,抬头一看发现已经有人按了,只好悻悻地缩回手。

陈之和余光看到她的动作,随口问了句:"去吃饭?"

梁言点点头,顿了下反问:"您呢?"

"一样。"

没话说了,梁言感到一股窒息的尴尬,自从当上幼师后她出门就怕碰上学生家长,那样免不了要寒暄一番,她经验少,总是拿捏不好私下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家长,太热情吧显得太谄媚,克制点吧显得不亲切,真真是难为人。

电梯还在上升,梁言心里犯嘀咕,忍不住偷瞄了眼身边的男人,却没想正好和他对上了眼,他是光明正大地看向她的,梁言不由有一种被当场抓包的心虚感。

"昨天我接嘉玥接迟了,耽误你时间了。"陈之和开口说。

这话他昨天在幼儿园就说过了,梁言知道他也不过是没话找话,她立刻顺着话头接下去:"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嘉玥还好么,我看她昨天情绪不太好。"

"嗯。"陈之和精简回道,"小丫头,哄哄就好了。"

梁言觑了他一眼,犹豫了下还是说:"小孩子可不是光哄哄就行的。"

"嗯?"

梁言总觉得他的眼神很犀利,虽不露锋芒,但每次被他看着就有种被看穿的不安感,她搓搓手,硬着头皮接着说:"小孩子很敏感的,他们虽然年纪小,但是也会有心事的,家长最好能常常和孩子沟通,别不把孩子的情绪当一回事,如果不及时处理,是会影响小孩的心理健康的,时间久了,对孩子的性格也会有不好的影响。"

陈之和挑眉,不由正视她。

梁言有些忐忑,觉得自己是不是好为人师了,正犯难怎么收场就听他说:"你说得对。"

陈之和看着她,几不可察地笑了:"我找机会和小丫头聊一下。"

"谢谢。"他说。

梁言松口气,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只好回了个笑。

幸好这时电梯停了,这场意外的交谈也就到此结束,他们一起走出电梯,才至餐厅就有人向陈之和打招呼,梁言隐约听到对方喊他"陈总",陈之和站定,回头对她说了句"用餐愉快"后就走了。

有侍者上前询问梁言,她给齐萱打了个电话,按着她的指引往里边走,很快就在临窗的位置看到了她以及坐在她对面的两个陌生男士。

梁言这下是明白齐萱让她打扮漂亮点是意欲何为了。

顶楼的西餐厅比自助餐厅更加高档,主餐厅大片落地窗,临窗位置能居高一揽A市风景,挑高天花板装着水晶吊灯,餐厅中心还有乐队伴奏,极尽优雅。

梁言朝齐萱那桌走去,眼睛却看向另一面落地窗前的那桌,她看到了嘉玥的小叔,他正和一个金发外国人在交谈,那个外国人边上坐着一个女人,虽然只瞥到了她的侧脸,但梁言一下就认出了人。

齐萱把梁言拉着坐下,主动朝对面的人介绍道:"我的好闺蜜,梁言。"

"梁小姐,你好。"

他们打招呼,齐萱分别介绍了下两个男人,梁言没记住他们的名字,只记住了个姓,一个姓李一个姓吴

齐萱对梁言说:"他们都在B市工作,来A市出差的……我们打桌球认识的。"

梁言大概能想象得到齐萱是怎么和人搭讪的了,大学的时候她就很主动,不管是交友还是恋爱都是主动出击,她的前男友就是她锲而不舍地追到手的,在行动力上梁言一直都很佩服她。

李先生的眼睛看着梁言,嘴上恭维道:"齐萱的技术很好,我都不是她对手。"

他直呼其名,看样子不到一下午的时间齐萱已经和他们混得有点熟了,梁言想也是,不然他们也不会约着一起吃晚饭。

李先生喊来侍者点单,他绅士地询问两位女士的意见,梁言对西餐没什么研究,齐萱做主帮她点了份牛排。

席间齐萱一直在和两位男士谈天,她暗自给梁言使了好几个眼色,奈何梁言就像是没接收到,左手叉右手刀埋头吃自己的。

其实梁言并非不懂眼色的人,她也不是玩不开,大学的时候她还常和齐萱一起去联谊会,要说她的性格,虽然不如齐萱那么积极,但也从来没人会说她内向。

所以对于今晚梁言的不配合,齐萱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

吴先生似乎对梁言有点意思,打她坐下后几番打量她,这会儿忍不住看向她,开口问:"齐萱说你喜欢画画,你是画手?"

梁言愣了下看向齐萱,齐萱又冲她挤了下眼睛。

梁言回过头,眼神又不由自主地瞟向另一面落地窗,微微失神。

齐萱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戳了下梁言,她回神,看向赵先生,诚挚道:"画画只能算爱好,我是个幼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树瑶风 » 爱你与来的刚刚好第4章全章节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