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瑶风树瑶风树瑶风

长安调第17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长安调第17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谢奚回家看了趟谢昭,他每日去崔府上课,下学后谢氏着人送他回家。

原本鲁伯让她买个仆人贴身照顾谢昭,但是她自己对买卖人口这种事还是有些下不了手。也就默认谢氏替她照顾谢昭。

回到郊外就有些晚了,鲁伯还没有回来,吴媪说:"明日就有雨,他不放心,去田里看一看。"

谢奚也不放心,换了身衣服,提了灯笼也去了田里,现在最大的西瓜也才只有拳头大,若是有个差池,今年大半年就是秃瓢,颗粒无收。

伴着蛙声,远远望见微微的灯火,鲁伯居然在田边搭了个凉棚。

也对,她怎么没想起来,以前当地农民就是在西瓜快成熟时,搭棚住在地里的,倒不是为了防贼,因为方便就地卖瓜。

等进了地里,急着问:"今夜真的有雨吗?"

鲁伯也不多问,只说:"怕是有雨。"

几个人站在田间神色凝重的观察,最后谢奚催说:"回去休息吧,下雨了再说。也不是不能下雨,只要不积水,就没事,麦子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收了。"

鲁伯丝毫没有被她安慰到。只说:"你们快回去吧,今夜我值夜。"

谢奚指挥他:"这离家就几步,不必守在这里,咱们庄上人多,附近农人已经得了警告,不敢来祸害的。我明日有事和你说,不必守在这里。"

她带着人回家安睡,结果半夜,她梦中被雨声惊醒,一坐而起。

赤脚就跑出去打开门,瓢泼大雨,如倾盆而下。

她简直欲哭无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天要亡我!

连想都没想,抹黑穿了衣服就往外跑,等到了西瓜地的棚里,听着急风骤雨,暴雨倾盆,毫无办法,她无能为力的想,她出来也没用。不多会儿,鲁伯也来了。

见她浑身湿透,难得的训斥:"雀奴胡闹!"

谢奚听着风声雨声,有些心灰意冷道:"鲁伯,要是这雨势不减,半个时辰不停,今岁,不止咱们,怕是有更多人要遭殃。这老天为什么就容不下靠天吃饭的人?"

鲁伯还没有见过她这样灰心,急忙劝道:"不要着急,再等等,像是比之前小了些。"

谢奚出了棚,站在雨里,确实没有刚才那么急风骤雨,但也不小,

她看着漆黑的田地,全是心累。

鲁伯陪着她站在雨里等着,黑夜里的时间都变得很慢很慢,庆幸的是,两刻之后,雨骤然变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毛毛雨。

她等着浑身哆嗦,又想笑又想哭,百味杂陈,和鲁伯说:"夏雨来的快,去得也快。但愿今年风调雨顺,让大家过个安顺年。"

乱世和天灾,遭殃的总是百姓。

她来到这里,才生出一种惶恐,眼看着人遭难,却毫无办法。

一直等到雨停,远处的天蒙蒙的有了亮光,鲁伯催她:"快回去吧,已经停了。天亮后我带人来梳理宽畦,不会积水。莫再等了。"

谢奚这才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往回走,要不是实在太冷了,她都想等等看看日出的样子。

老天捉弄人大概就是奔着捉弄一次也是捉弄,捉弄两次也是捉弄,捎带的还送你一次。

回去后她就病倒了。

烧得昏昏沉沉,吴媪急坏了,平时性格那么彪悍的一个妇人,此刻却凑在她耳边压着嗓子轻声细语的问:"雀奴,起来先喝药,想吃什么尽管和我说。"

谢奚迷迷糊糊的喊了声:妈妈。

忽又想起,她再也回不了家了。

莫名其妙的,眼睛泪津津的。

吴媪吓坏了,从没见过她这么难受。

谢奚短暂的恍惚后,就清醒了,冷静说:"不睡了,我都睡了一天了,等会儿起来,琢磨点吃的,我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再过半个月就能收麦了,她还有很多很多活儿要做,不能倒下。

她病倒后,鲁伯强硬的不准她再去田里了,陆伯还在往回搬运崔邺给她准备好的货。

她接下来要种藕,收麦后要开始实验研究育种。

阿武带着一帮小子整日的操劳羊群,谢奚想这样不行,人手远远不够……

雨后天气大晴,地表温度起来,湿度大,蒸腾起来对瓜伤害很大,谢奚一再的嘱咐鲁伯:"西瓜地下垫一片叶子,待土壤干燥了再放西瓜到地上。"

王家两兄弟没几天就被晒的黝黑,看的谢奚失笑。

她在屋子里呆不住,就让吴媪将椅子搬出来,放在廊檐下,她盖着薄被坐在廊檐下,看着吴媪带着几个妇人将吃奶的羊羔抱过来喂食。

吴媪问:"待会儿我炖羊肉吧,给你补补。"

谢奚想了想:"我不想吃羊肉,让我想一想吃点什么。"

没多会儿,陆伯和崔邺拉着马车回来了。

崔邺见她病歪歪的,问:"这是怎么了?"

吴媪抢着答:"前夜大雨,她半夜去田里照看,淋了大半夜的雨。回来后就开始高热不退。"

崔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她,问:"你是不是傻?钱没了再赚就是了,不要命了?"

谢奚是个很固执的人,脑子也没有那么灵光,远没有崔邺那样的魄力。

她看着他们卸货,轻声细语的和身边的崔邺说:"也不是为了西瓜,钱也是小事,现在总归有你,我其实没那么焦急钱财。再过半月麦子就能收了,如果暴雨下半个小时,你知道有多少人今年的种的庄稼就颗粒无收了?不是说河西道上不太平吗?一旦征粮,就会有人倾家荡产,庄稼的事你们不懂,可是我懂。崔邺,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人命不值钱。死亡也是很寻常的事情。"

她是个务实到几乎没有什么乐趣的人,从前也是,不追星也不慕时尚。平时有些贪嘴,走在街上平凡到别人都注意不到她。

崔邺听的无声的叹了口气,真是个善良的姑娘。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脑袋。

只听见谢奚阴测测说:"你再摸试试。"

崔邺悻悻的收回手摸摸鼻子,若无其事的转头看着卸货的人,介绍:"你要不要看看藕的品相?"

谢奚眼皮都有些沉,慢吞吞起身说:"还是看看吧,我看看多大,河泥够不够,附近也没有沼泽地,昨天下雨后,渠池里积了水,要先放淤泥河泥,藕喜偏酸性的黏性土壤……"

说着到了车前,藕裹着河泥,用荷叶包着,外面用稻草裹着,包装的倒是很用心。

另一车是些杂七杂八的干货。

吴媪手脚麻利,将一车货卸下来,分门别类的摆在地上,谢奚一样一样的看,有紫菜、海带、干货虾仁,地瓜干,和地瓜淀粉。杂七杂八的一堆……

她扁扁嘴和吴媪说:"想吃春饼。再来一碗酸辣汤。"

吴媪一脸茫然,不懂她说的春饼是什么。

谢奚见她迷茫,轻笑出声,说:"我说你来做。有些麻烦,再准备些胡饼吧,鲁伯大概不喜欢吃春饼这种慢条斯理的吃食。"

因为她是病人,一家人都围着她转。

谢奚指挥崔邺:"你和我去菜园子摘菜吧。"

吴媪听着她的指挥先去和面了。

吴媪的菜园子扩建了一倍,里面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谢奚进去后指着莴笋催崔邺:"拔三根。"

崔邺看看她,又看看莴笋,迟疑的弯腰,伸手摸摸叶子下的莴笋,单手摇了几下□□,问:"这是几月种的?"

谢奚:"清明前种的。有些更早。"

崔邺听着她细细讲解各种蔬菜的生长周期,还是不客气的将已经不茂盛的芹菜又给揪秃头了。

等崔邺抱着才回厨房,谢奚感叹:"还是想吃肉。"

说完回头问崔邺:"你会杀鸡杀鸭吗?"

崔邺听的有股不妙的感觉,摇头:"不会。"

谢奚皱眉问:"那你会什么?"

崔邺心说,我会赚钱。

谢奚和吴媪讲春饼的做法:"菜要多多的,每一种都不一样。如果有猪肉就切细细的炒熟,到时候我来做。"

吴媪笑说:"这有什么难做的,用不着你动手,你去歇着,我来做。"

灶上的锅里正烧着水,谢奚叫崔邺:"你跟我来。"

崔邺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她确实想吃鸡丝或者是卤鸭。但是卤鸭需要很久。

等穿过院子,到了羊舍边上,崔邺终于不再怀疑,确信她就是让他杀鸡。

谢奚鼓励他:"进去捉吧。"

崔邺老实说:"我不会杀鸡。"

谢奚干脆利索:"手起刀落的事,又不是杀人。你慌什么?"

崔邺像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说杀鸡就是手起刀落……

谢奚大概见不得他婆婆妈妈,催说:"你先进去给我抓一只。"

崔邺听着她的吩咐,猫着腰有些狼狈在鸡群里抓了只不太灵活的公鸡,谢奚轻松掐着鸡头,给他比划:"就在这里,鸡冠前的位置,横切一刀,抓着放血,等血放干净,拔一根翎插/进刀口,就这么简单。"

这么生猛的女人,真是世上都不多见,他心里想。

等回了后院,他迟迟不肯下手,谢奚就在旁边干等着,她想着午饭就来一道凉拌鸡丝,麻椒油一泼麻麻辣辣,最是开胃。

鲁伯他们几个去田里干活儿,不能只吃蔬菜。

奈何崔邺迟迟不肯下刀,刀在鸡头上方三寸的地方来回比划,比划了快有五分钟……

谢奚忍无可忍,抓着他的手,一刀下去,另一只手掐着鸡头放血,干脆利落。

杀鸡不过一分钟的事。

她不解的问:"就这么点鸡头,你犹豫什么?怕割到你的毛细血管吗?"

崔邺有些汗颜,莫名的出了一身的汗。

像是跨过什么不得了的难关似的,听着她的指挥虚浮着脚步回厨房提水。

谢奚见不得他干活慢吞吞,不停的催:"你快点褪毛,等水凉了,你今天就吃长毛□□。"

崔邺此刻只有一个感觉,她不是个正常女人。

直到鸡毛清理干净,谢奚见他看着鸡发呆,问:"开膛啊,你等什么呢?"

崔邺悠悠说:"我真的没杀过鸡。"

谢奚已经不在乎了,说:"鲁伯不在家,阿武也去田里了,要不然哪需要我手把手教你杀鸡。"

崔邺看了眼自己的手,说:"行了,不用鄙视我,我自己来。"

都已经杀到这个地步了,还怕什么。

他动作不熟练,搞得满手血,像犯了命案似的。

谢奚舀水给他洗手,他叹气:"今天的鸡,我大概是吃不下去了。"

谢奚不客气说:"这话你说的,你记住了。"

她根本不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树瑶风 » 长安调第17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